rss 
盗墓笔记
  “医院?是在北京还是格尔木?”我想起我们是被裘德考的人从柴达木接出来的,不过我不记得我碰到过裘德考,他当时受的打击应该比我们更大。
(09/01/2009 21:53:43) [查看全文]
  胖子道:“北京多的掮客倒爷,潘家园子里没几个是亲自下地的,我想可能性不大,这些人不会是四九城里混的,我看也许是咱们不知道的人。这年头,各地都有新势力。”
(08/30/2009 18:24:20) [查看全文]
  四周瞬间就暗了下来,似乎头顶的天光被什么遮住了,我以为是不是要下大雨了,浮了上去,果然乌云开始汇拢遮住了一部分的阳光,似乎真的又有阵雨,但是胖子让我上来的原因却不是这个。他抹了一把脸,指向岸边。
(08/27/2009 23:52:44) [查看全文]
  准备妥当之后,我们把这些东西全部堆到小排上,然后脱的只剩下裤衩推着裤衩缓缓走入湖中。闷油瓶的内裤是胖子买的,上面有两只小鸡,把云彩笑的差点晕过来。
(08/24/2009 19:47:55) [查看全文]
  走到闷油瓶边上,就能依稀看到一些湖面的情况,我们寻找传说中的野兽,但是看不到,可能这只野兽只是喝水的动静大,个头不大。我们用手电扫射,循着声音寻找,却发现这种声音有节奏。
(08/21/2009 11:06:13) [查看全文]
  胖子道:“这个太容易了,哎,胖爷我真是天赋异禀,和你们这些凡夫俗子怎么样都有差距,我告诉你你听好了,杀敌一个,自损三千,是香蕉和大象的战斗。”
(08/12/2009 23:06:39) [查看全文]
  一个晚上没睡,加上一天剧烈的思想活动,很快我也就恍神听不到胖子在说什么,闷油瓶就靠在那里打起了瞌睡,在这里外面比屋内凉快的多,闷油瓶在四周一只虫子也没有,我们就这么躺下睡着了。
(08/11/2009 23:38:26) [查看全文]
  我苦笑,好容易想表现一下,胖子还不配合,道:“好,咱们把一切不可能的因素都去掉,没有复活,没有妖怪,但是事情必须是合理的,盘马说的话必须成立,那么这件事情唯一的可能性其实很明显。”
(08/10/2009 23:25:34) [查看全文]
  盘马生性刚烈,自小和大山为伴,所以非常的坚强,恐惧到了极点之后,他反而豁出去了,呆着枪就赶向湖边,心说反正是死,他要死个明白,绝对不会等死。但是他进山之后,正巧考察队开拨。
(08/09/2009 21:32:49) [查看全文]
  他们潜回去,把米全部还回去,然后把小兵的尸体拖出了帐篷,结果没有出多远,就被放哨的人发现了,放哨的人一路追过来,问他们在干嘛,盘马他们一时慌神之下,那尸体就被看见了,哨兵立即举枪,但是身边当时提出来偷东西的伙计早就准备好了,一下就把那人的喉管割断了。
(08/09/2009 21:31:58) [查看全文]

  良久,盘马终于低下了头,给他儿子打了个眼色,他儿子和阿贵说了几句什么,阿贵就半拉半扯的被拉了出去,他儿子进来,坐在了阿贵的位置上,门重新被关上。盘马老爹向我行了一个十分大的礼,抬起头的时候道:“不管你是谁,希望你说话算话,如果要算老帐,就全算我的头上,人全是我杀的,其他几个人只是帮我抬东西。”

(08/09/2009 21:30:55) [查看全文]
  在这个过程中盘马是很好奇的,但是他也知道在那种年月里,窥探这些东西的代价太大。所以他忍住了自己的好奇心。之后队伍开拨的时候,多了很多的盒子,大约有三十多个,每个都是鞋盒大小。当兵的很小心的带了出来。
(08/09/2009 21:29:37) [查看全文]
  但是闷油瓶可能把我害死吗?如果没有他,我现在早就是几进宫的粽子了,即使他要害死我,我也只能认赚了。这似乎也完全的说不通。而他这种乖张的脾气,又让人很难去套近乎。
(08/09/2009 21:25:58) [查看全文]
  刚才盘马老爹肯定是被猞猁袭击了之后,一直和猞猁周旋到了这里,然后雌伏下来等待时机。娘的,最后那一下必杀我看就是闷油瓶也不一定能做的这么干脆,就是稍微晚个一秒,我和老爹之间肯定就死一个。
(08/09/2009 21:24:39) [查看全文]
  草丛里乱成一团但是很快就安静了下来,不久就从草丛里站起来一个黑影,我松了口气就见那人影走了出来,走到了月光下,就发现那是一个干瘦的陌生老头,浑身都是血,手里提着一把瑶苗特有的猎刀,那只大猞猁被抗在他背上,似乎已经断气了。
(08/09/2009 21:23:19) [查看全文]
1/25123456...25>>GO
内容分类
风水故事 (440)
  盗墓笔记 (362)